戴锦华《电影批评》读书笔记

2023-04-25 08:09:21  阅读 927 次 评论 1 条

电影批评》是“教育部人才培养模式和开放教育试点教材”之一种。作者从具体电影的批评方法入手来进行《电影批评》写作,具有文学案例研究的方式。在进入具体的文本分析之前,《电影批评》作者先简洁而概要的介绍这一种批评理论的大致情况,比如批评对象、理论来源、主要内容等等,然后再进入到对具体电影文本的解读和分析,这样学生可以非常细致的了解怎样进行电影批评。

d573797faa91126b228d3aa2a33716ab.jpeg

艺术电影的欣赏者所瞩目的,是某种哲学主题的电影化呈现,某种对生命与世界的原创性洞察和呈现,某种对电影语言自身的创新尝试;而好莱坞电影的热爱者所倾心的,则是某种社会常识与稔熟情节、类型呈现的微妙的变奏形态,是对视觉奇观的营造。

并非由于电影是一种语言,它才讲述了如此精彩的故事;而是由于它讲述了如此精彩的故事,才使自己成为了一种语言

音乐,尤其是其中的所谓主题音乐、情绪音乐及插曲,事实上可能成为电影中最具有诱导性、乃至暴力性的因素,它可能遮蔽到电影画面丰富的多义性,而赋予其单一的倾向与意义。因此,所谓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的表面区别之一,便是对白、主题、情绪音乐的滥用与对白、音乐使用的极端节制或高度风格化。

如果对伊朗电影新浪潮做一个粗略的概括,那么其影片的主要特征是:低成本、小制作,以孩子为多数影片的主角,呈现孩子们眼中的底层人的世界。影片的叙事动机和情节线索大都极为单纯,乃至微末,叙事基调则充满了苦涩的柔情。

在任何一位电影艺术家的作品序列中,都必然存在着某种近乎不变的深层结构,这位导演的不同作品仅仅是这种深层结构的变奏形式——无论其诸多作品有着可直观辨识的风格特征,或面目各异、五彩纷呈。

在叙事研究中,情节与故事的权威区分出自英国文学理论家弗斯特的定义:“国王死了,后来王后也死了”,这是故事,即对时间链条上相继发生的事件的陈述;而“国王死了,王后因伤心过度而死去”,便成为情节。情节与故事的不同之处在于,情节为在时间链条上相继发生的事件之间赋予了因果关系,成为对事件的某种阐释。

从某种意义上说,主流商业电影、尤其是好莱坞电影在20世纪上半叶的欧美社会中,于某种程度取代了教堂在公众生活中的位置。人们在电影院中去寻找感情的释放,获取想像性抚慰。人们或者在影院中沉浸于某种远离现实的白日梦境,或者在影片再度遭遇某种现实困境、社会问题的再现,同时在影片中获取现实中无法获得的“想像性解决”。在无尽的爱神和死神之后,主流商业电影永远会将我们带往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在一部影片中存在着两个故事与意义的层面,其一是社会神话层面,我们在战胜外来威胁(这一外部威胁,常常是某种社会内在困境的外部透射)的过程中,重新整合起自己的社群。其二则是个人的神话,自主意志的神话或主体的神话;其中一个在现代社会中遭到挫败、体认着匮乏的个人在拯救社会的过程中遭遇真爱、或治愈创伤,重获得生命的意义和完满。

明星意味着一种成功的定型化角色,一个演员不断饰演的同一类型的角色特征会渐次叠加,积淀在其“明星”形象之中。

科幻片由是而尝试传递现代人意识中普遍存在的言说困境和内心恐惧试图:对技术的无尽的依赖、需求乃至崇拜,以及内心深处不可祛除的科学恐惧。

科幻片的视听结构的基本特征,正是高科技创造出的奇观影像。于是,影片的观影快感,既来自惊险的故事:人类凭借自己战胜了非人的、高科技的邪恶;同时又轻松愉快地消费、欣赏了高科技所成就的视听奇观。正是奇观所带来的观影快感,再度将科学恐惧转换成技术愉悦:甚至银幕上不可战胜的高科技恶魔,也不过是我们可以充分掌控的特技技巧而已。

在好莱坞电影中曾长期存在着一种以伪人种学为基础的女性定型化形象:那便是金发碧眼的、天真的(准确地说,是近乎无头脑)性感美女,男人的梦中情人和理想贤妻,另外是黑发女人,又称浅黑型女人或拉丁裔女人,神秘、聪慧,可能带给男人爱情与生命的奇遇,却同时可能充满未知的威胁和邪恶。

艺术并非是分享内心的和谐,而是分享欲望与匮乏,并非争夺欲望,而是相互维持对幻想的抛弃”

爱者与被爱者其实置身于两个世界,爱一个人,犹如爱一株树、一块石

电影是一种记忆装置,它可以像修补物那样地起修正作用,补充甚至替代人的记忆。

如果说影片有一个道路式的主题,那么,这条道路、这次旅程,首先呈现为这些巡回教师试图寻找、发现、获得自己的学生的流浪。

如果说,教育、教师、黑板象征着现代文明的力量和意义,许诺着对愚昧、贫穷中的人们的拯救,那么,我们刚好看到,也正是现代文明、现代社会的灾难,毁灭着教育和接受教育的可能。

女性的困境,源于语言的囚牢与规范的囚牢,源于自我指认的艰难,源于重重镜像的围困与迷惘。女性的生存常是一种镜式的生存:那不是一种自恋式的迷惑,也不是一种悲剧式的心灵历险;而是一种胁迫,一种挤压,一种将女性的血肉之躯变为钉死的蝴蝶的文明暴行。

做女人,似乎只有两种可预知的命运:做“好女人”,因之而成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或“堕落”,做“坏女人”,因之蒙受屈辱,遭到唾弃与放逐。

中国的历史不是一个相衔于时间链条中的进程,而是一个在无尽的复沓与轮回中彼此叠加的空间,一所“万难轰毁的铁屋子”,或一处历劫岿然的黄土地。

本文地址:https://www.chuaishu.com/show/1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摘抄文章,版权归本书作者 戴锦华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爱
     @回复

    爱者与被爱者其实置身于两个世界,爱一个人,犹如爱一株树、一块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