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生死疲劳》读书笔记

2022-09-05 08:09:34  阅读 57 次 评论 1 条

生死疲劳》是莫言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中叙述了1950年到2000年中国农村这50年的历史发展过程。围绕着土地这个沉重的话题,阐释了农民与土地的种种关系,并透过生死轮回的艺术图像,展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农民的生活和他们顽强、乐观、坚韧的精神。

d8c49b1dc9a0d9ce00a5f0a969451694.jpeg

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

世界上许多人该死,但却不死;许多人不该死,偏偏死了。这是本殿也无法改变的现实。

我与你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具体的冤仇。如果你们不来斗争我,也会有别人来斗争我,这是时代,是有钱人的厄运势,所以,我不伤你们一根毫毛。

进入八十年代后,官员们为了多当几年官或是为了当更大的官,都把年龄往小里改,都把学历往高里填,没想到啥官也不是的莫言也跟着凑热闹。

要上学,必须上学,新社会,新国家,年轻一代,红色接班人,没有文化是万万不行的。

作为一头驴,我可以漠视眼前的情景,但作为一个人,我不能容忍别人挖我的祖坟,打我的妻子。我冲进人群,咬破了一个高个子教师的头,把一个弯腰撬墓的学生踢倒在地。

有饭大家吃,休要吃独食。现在是共产主义时代,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还分什么彼此。

莫言早就说过:山羊能上树,驴子善爬山

“老哥,吃吧,别犟劲了。吃了这顿就不要管下顿,过了今天,就不要管明天,这驴日的岁月,没有几天折腾头了,早折腾完了,早吹灯拔蜡。怎么,你真的不吃?”

驴的潇洒与放荡、牛的憨直与倔强、猪的贪婪与暴烈、狗的忠诚与谄媚、猴的机警与调皮

我们不可能购买一头驴了,因为世界上所有的驴与我家曾经有过的那头驴都无法比较。

“我说过了,要想让我入社,除非毛泽东亲自下令。但毛泽东的命令是‘入社自愿,退社自由’,他们凭什么强逼我?他们的官职,难道比毛泽东还大吗?我就是不服这口气,我就要用我的行动,试验一下毛泽东说话算数不算数。”

人民公社的牛是生产资料,单干户的牛,是反动的生产资料。不错,人民公社的牛即便顶了人我们也不敢打死它,但单干户的牛顶了人,我立马就判处它的死刑!”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暴力

革命改造社会,女人改变男人

我知道,一旦噙住畜类的奶头,身上的人性就会丧失多半,就不可救药地滑进畜类的深渊。

能吃能睡能长肉,这是好猪的三大标志,我全都具备。

您千万不要在乎我的眼皮,当我的眼皮遮住了眼球时,那正是我聚中了全部精力听您讲述的标志。

世间的万物就是这样,小坏小怪遭人厌恨,大坏大怪被人敬仰。

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他们的脸上都如敷了金粉一样灿烂。

那年头政治第一,生产第二,养猪就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一切都为政治让路。

凡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就索性遗忘了它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观念的变化,人们认识到,当年我吃的饲料才是真正的健康食品,其营养价值和安全性远远超过鸡鸭鱼肉和精粮细米。

现代人闲得无聊,把许多根本不相干的动物弄到一起杂交,弄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物,这是对上帝的公然亵渎,总有一天他们要接受上帝的惩罚。

五十年代的人是比较纯洁的,六十年代的人是十分狂热的,七十年代的人是相当胆怯的,八十年代的人是察言观色的,九十年代的人是极其邪恶的

出水才看两腿泥!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阳光轮着转,不会永远照着你的窝!

极度夸张的语言是极度虚伪的社会的反映,而暴力的语言是社会暴行的前驱。

柴油机像一个被捏住了睾丸的男人一样发了疯地嚎叫着,机体抖动剧烈,油星四溅,烟筒里黑烟滚滚,固定在木底座上的螺帽抖动着,仿佛随时都会脱落飞去。

这小子既好奇又懦弱,既无能又执拗,既愚蠢又狡猾,既干不出流芳百世的好事,也干不出惊天动地的坏事,永远是一个惹麻烦、落埋怨的角色。我知道他所有的丑事,也洞察他的内心

装疯是块通红的遮羞布,往脸上一蒙,所有的丑事,一股脑儿遮掩了

对付嘲弄和讽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装傻,让他的机智变成对牛弹琴对猪歌唱。

“獠牙虽长,也是父母所生,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是人的道德准则,对猪同样适用。而且,也许有的母猪,偏偏喜欢我这两颗獠牙呢?”

天下乌鸦都是黑的,为什么不能有只白的?我就是一只白乌鸦!”

水性杨花,见异思迁,正是母猪天性,原本无可指责,这样才能保证携带着最优秀基因的精子进入它的子宫与它的卵子结合,孕育出杰出的后代。

莫言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农民,他身在农村,却思念城市;他出身卑贱,却渴望富贵;他相貌丑陋,却追求美女;他一知半解,却冒充博士。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还没有一个人的死能像毛泽东的死一样,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有许多死了亲娘都不流一滴眼泪的人,也为毛泽东的死哭红了眼睛。

你可以不当王,但当了王就必须按规矩办事

共产党闹革命,其目的并不是为了推翻国民党,打跑蒋介石,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

亲兄弟都要分家,一群杂姓人,硬捏合到一块儿,怎么好得了?没想到,这条死理被我认准了。

几次转生,使我懂得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入乡随俗。生在猪圈里不吃猪奶就要被饿死,生在狗窝里不往狗娘怀里挤也很可能被冻死。

跟谁过不去都可以,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

有些狗,变成了人的宠物;有些狗,把人变成宠物。

打出来的老婆揉到的面”,这是说,老婆是越打越贤惠,面是越揉越筋道。

何况恩格斯早就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最大的不道德,所以,其实我们都没有错

只要有一只乌鸦叼着食物飞起来,便会有十几只乌鸦奋勇地冲上去。它们在空中厮打成一团,被啄掉的羽毛在空中飘动,犹如为死人祭奠时烧化的纸灰。

我看到她眼睛湿漉漉的,但喷出的却是火焰。

世事犹如书籍,一页页被翻过去。人要向前看,少翻历史旧账;狗也要与时俱进,面对现实生活

顿感岁月无情,对富人和穷人都一样。尽管他全身名牌包装,经常去参加各种高雅运动,但也挡不住头发稀疏、目光混浊、小肚子凸出。

一切来自土地的都将回归土地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神秘现象,但随着科学的发展,终会找到答案,只有爱情,是永远无法理喻的

死去的人难再活,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哭着是活,笑着也是活。这是我的朋友经常对他的老伴儿说的话。

在当今这个时代,所谓的怀旧,所谓的回归,都很难彻底。

本文地址:https://www.chuaishu.com/show/13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摘抄文章,版权归本书作者 莫言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回归
    回归  @回复

    一切来自土地的都将回归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