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大众心理研究

2020-02-12 15:05:12  阅读 41 次 评论 0 条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作者是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他自1894年始,写下一系列社会心理学著作,以本书最为著名;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已有的著作中,最有影响的,也是这本并不很厚的《乌合之众》。作者论述在传统社会因素毁灭、工业时代巨变的基础上,“群体的时代”已经到来。书中极为精致地描述了集体心态,对人们理解集体行为的作用以及对社会心理学的思考发挥了巨大影响。《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在西方已印至第29版,其观点新颖,语言生动,是群体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佳作。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读书笔记.png

真正的历史变革,并不是那些以宏伟和暴力的场景令我们震惊的事情。能够令文化实现伟大复兴的唯一重要的变化,是对思想、观念和信仰产生影响的变化。令人印象深刻的历史事件只不过是人类思想的无形变化产生的有形结果而已。

第一卷 群体心理

群体都是匿名的,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那些总是控制个人的责任感会消失殆尽。

孤立的个人拥有掌控自身反射作用的能力,而一个群体则缺少这种能力。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所以它只能被过度的情感所打动。一个演说家想要靠话语打动一个群体,必须大量运用狂暴的主张。要夸大、肯定、不断重复,绝不用说理的方法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做公共讲演的演说家众所周知的论说方法。

刺激群体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产生并且被人们注意的方式。

群体在需要任何事物之前,首先需要一个上帝。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

在这些间接因素中间有一些在所有的群体观念和想法中都能找到的普遍特点。它们就是种族、传统、时代、制度和教育。

教育既不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有道德,也不让他变得更快乐;它既不会改变他的本能,也不会改变他与生俱来的激情,而且有时——这种情况仅仅需要不良因素的诱导就会发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幻觉的社会必要性——群众更喜欢幻觉而不是真理。

聪明的托克维尔很早之前就说过,执政的政府和帝国的工作内容就是用全新的词语把过去绝大多数的制度重新包装一番——也就是说,用新名称替换能够让群众想起不和谐形象的名称,因为其他词语的新颖程度能够防止这种联想。“地租”变成了“土地税”, “盐赋”变成了“盐税”, “徭役”变成了间接摊派,商号和行会的税款变成了执照费,如此等等。

群体从没有渴求过真理,他们会远离那些同他们的品位完全不符的证据,如果谬论对他们有吸引力,他们更加倾向于被奉若神明的谬论,凡是能给他们带来幻觉的,都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试图摧毁他们的幻觉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文明的主要动力并不是理性,尽管存在理性,但文明的动力是各种感情,包括荣耀、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

在群体的灵魂当中永远占据显著位置的并不是自由的需要,而是绝对的服从。

作出纯粹简洁的断言,不去考虑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一种观念走进群众头脑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洁,证据和证明看上去就会越发贫乏,它的威力就会越大。

名望的特点就是能阻止我们看到的事物的本来面目,完全毁掉我们的评判能力。

名望并不仅仅建立在个人的权势、军事的辉煌或宗教的震慑之上。它可以有一种更加平庸的来源,其影响力仍是相当巨大的。

拥有名望的人、观念或物品,会在传染的作用下,立刻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地模仿,迫使整整一代人接受某些感受或是表达想法的模式。

名望的起源与若干因素有关,在这其中成功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每一位成功人士,每个被承认的观念,仅仅因为成功这一事实,就不会再受到人们的质疑。成功是登上名望的主要台阶,它的证据就是成功一旦消失,名望基本上总是会随着它一起消失。

牢固的信念。某些普遍信念不易改变——它们是人类文明的主流——根除它们相当困难——信念的哲学荒谬性不妨碍它的传播。2.群体意见的易变。不是来自普遍信念的意见极易改变——观念和信仰在一个世纪之内的多样化——这些变化的真正的界线——受到多样化影响的事物——报业的混乱使得意见多变。

引导意见的力量的缺失,以及普遍信仰的毁灭,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对一切秩序都保持着极端分歧的信念,并且让群众对于一切没有触及他们直接利益的事情,采取越来越不关心的态度。

当一种文明被群体掌控时,它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多少持续下去的机会了。如果说还有什么事物能够推迟自身的毁灭的话,那就是极不稳定的群体意见和他们对所有普遍信仰的漠不关心。

第三卷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随着这种古老理想的丧失,种族的秉性也会彻底消失。它仅仅是一群独立的个人,因而回归到自己原始的状态——即一群乌合之众。

我们把这些有机的群体分为下面的两大类:

(1)异质性群体

a.无名称的群体(如街头群体)

b.有名称的群体(如陪审团、议会等)

(2)同质性群体

a.派别(政治派别、宗教派别等)

b.身份团体(军人、僧侣、劳工等)

c.阶级(中产阶级、农民阶级等)

种族的气质会在一个群体的秉性之上施加一种至高无上的影响力。这是一种决定性的力量,它限制了群体性格的变化。

犯罪群体的普遍特征与我们所遇到的其他所有的群体特征并无不同:易受怂恿,轻信,易变,把无论是好还是坏的感情加以夸大,展现出某种道德,等等。

拥有名望还不足以确保一个候选人取得成功。选民们尤其看重他所表现出来的贪婪和虚荣。他必须用夸张的甜言蜜语说服选民,要毫不犹豫地向选民们做出最异想天开的承诺。

人类主要由他们民族的禀性所控制,也就是说,他们受到道德品质的遗传残余的支配,而禀性,其实就是这些品质的总和。种族和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需的枷锁,是掌控着我们命运的神秘主要因素。

议会群体中的成员表现出异质性群体的大部分特征——他们的意见的简洁化——他们易受暗示,但有局限性——他们始终不变的意见和易变的意见——优柔寡断的原因——领袖的作用——他们获得名望的原因——他们是议会真正的主人——他们施展出来的绝对力量——演说艺术的要点——没有名望的演讲者劳而无功——议会成员的感情夸张——国民公会的实例——议会失去群体特征的情况——专家在技术性问题上的影响——议会制度的优势和危险——迎合时代需要,但会造成财政浪费和对自由的限制——结论。

我们在议会中也能发现群体的普遍特征:头脑简单、多变、易受暗示、夸大感情以及少数领袖人物的压倒性作用。

关于普遍性问题——推翻一届内阁、征收一种赋税等——就不会有任何一成不变的意见了,领袖的建议可以发挥作用,尽管它与普遍群体中的方式不太一样。

领袖的影响力只局限于非常小的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提出的论据,而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他们的名望。

群体但凡服从于领袖,不管是党派的领袖还是国家的领袖,它都会迅速失去自身的特性。服从领袖的群体会处在他的名望的影响之下,这种服从完全不受任何的利益或感激之情的支配。

领袖极少能够走在大众意见的前面,他所做的一切总是为了顺应大众的意见,因此会助长这些意见当中的所有错误。

当议会极度亢奋时,它们成为同普通的异质性群体完全一样的群体,这时它的感情就会表现出总是走极端的特点。我们能够看到它们会做出最大无畏的英雄主义举动,或是犯下最恶劣的罪行。他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人,他将会彻底迷失自我,投票支持最不符合他本人利益的措施。

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从野蛮状态过渡到文明状态,然后,当这个理想失去自身的优势时,就会开始衰落和灭亡,这就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循环过程。

本文地址:https://www.chuaishu.com/show/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揣书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