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布尔戈《为什么我们总是在防御》读书笔记

2023-05-30 08:09:42  阅读 940 次 评论 1 条

一言不合就拉黑,观点不同就反驳,遇到冲突就回避......人们为什么会这样做?美国著名精神分析师约瑟夫·布尔戈依据30余年的从业经验,总结了人们在抵御痛苦情绪时常用的10种心理防御机制。他强调:心理防御是人生体验中不可避免的、必要的部分。在面对困难时,心理防御机制会保护我们并帮助我们渡过难关,但是当它们变得僵化或根深蒂固时,可能就会损害我们的人际关系,限制或扭曲我们的情感,并伤害我们的自尊。

约瑟夫博士在书中将心理动力学的基本方法改编为自我探索的指导练习,带你深入探究潜意识。全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教你理解心理防御及其重要作用;第二部分带你认识10种主要防御机制,通过练习识别自己的心理防御;第三部分探讨如何解除无益的心理防御,用更有效的方法应对痛苦情绪。

233cce1991946dae8350c84b48d40e5d.jpeg

前言

在面对人类体验中的困难部分时,心理防御机制会保护我们并帮我们渡过难关,但它们也常常阻碍我们获得成长与满足。僵化或根深蒂固的防御可能会阻碍我们在人际关系中得到我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不利于我们拥有丰富的情感生活,或提高真实的自尊。

还有什么能比探索自己的心灵深处,了解朋友、家人、同事丰富的心理复杂性,更深刻地理解人类的关系更有趣呢?

真正的成长是一点一点发生的,往往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虽然坚持不懈、在感到威胁时勇往直前是很重要的,但不要太过勉强自己,也不要对自己期望过高。每一点新增的自我觉知、每一次进步都有其价值。

我们敏感的情绪会不断地向我们发起挑战,但只要付出时间与努力,我们就能更轻松、更自信地应对这些挑战。

第一部分 理解心理防御

看似无关痛痒的事情可能让我们大发雷霆,此时,我们会突然醒悟,原来自己一直都有着某种强烈的情感,但未曾觉察。

心理防御机制是一种无形的应对方式,使我们将不可接受的想法和感受排除到意识之外。在此过程之中,心理防御机制悄悄地扭曲了我们对现实的感知,包括我们对人际关系和自身情绪的感知。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尽管在应对人生中不可避免的痛苦时,防御是必要的、有用的,可一旦它们变得过于根深蒂固,就会阻碍我们,不让我们触及我们需要面对的重要情感。

每个人都对逃避痛苦的渴望感同身受。我们都理解在面对痛苦的事实时,欺骗自己有多容易,若非如此,我们就很难维持正常的状态。如果面对全部的事实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无法忍受,那么心理防御机制能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请尽量对自己保持诚实和不评判的态度。试着只关注事实(你真实的感受、你未经修饰的反应),而不是你觉得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回应。不要逼迫自己做出改变。

在婴儿时期,我们是全然脆弱与无助的,如果我们的需求没能得到满足,如果我们的父母很早就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是不安全的,这种经历会影响我们一生中信任与依赖他人的能力。

弗洛伊德所有的理论都隐含着一个理念,即本能的实质是对客体的寻求,也就是说,我们人类有一种与他人联结的内驱力,而不仅仅是在寻找释放性张力的捷径。

培养冷静而诚实的态度(评估的时候既不要太严厉,也不要太宽松)是学会放下防御的必要步骤。请尽量客观地看待自己。

羞耻感是我们所知的最深刻的痛苦感受。羞耻感会破坏幸福和满足的体验,会使我们所有的情绪都变得暗淡无光,会阻碍我们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

情绪是一种短暂的体验,它们来来去去,肯定没有人会一直保持一种情绪。既然如此,你不可能获得“快乐”,就好像你不可能达到某种情绪状态,并且一直待在这个状态里一样。

对意料之外、不可预测的情绪的恐惧,往往会触发心理防御机制,所以我们会在那些情绪造成困扰之前就把它们排除在意识之外。

当嫉妒与羞耻感结合在一起时,就会变成无法忍受、破坏性极强的情绪。为了得到解脱,我们可能想要毁掉我们嫉妒的客体。

第二部分 识别自己的心理防御

压抑应对的是一系列更为广泛的体验,几乎所有不被接纳的或痛苦的感受都可能被压抑到觉知以外,比如愤怒、内疚或哀伤。

愤怒会不可避免地以隐秘的方式表现出来,比如幽默而微妙的挖苦或讽刺。

一旦某个无法接受的事实存在,它与我们的希望与信念相悖,我们就会否认它的真实性。

如果你有时觉得自己不能尽情享受生活,在工作与关系中很少存在情绪的参与,那你可能有着强有力的压抑。

自恋者向我们展示出一种理想化的、虚假的自我形象,不断地索要众人赞赏的目光,以此来阻止我们看到他那个受损的、深受羞耻感困扰的内在自我。这是一个反向形成的例子:无意识中对被看见的恐惧,变成了意识里对关注的渴求。

拒绝你、情感上与你疏远的父母可能非常不可靠,他们让你觉得过多依赖他人是不安全的。

当我们因为矛盾而感到不舒服时,我们通常想要尽快消除“该做什么”的不确定性

矛盾或困惑的情绪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都是很难忍受的,以至于我们会逃避到某种确定的感受里,深信自己知道某些事情,但其实我们不知道,也通常无法知道这些事。

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反映了一种叫作“分裂”的防御机制。当我们觉得无法忍受由复杂性引起的压力与困惑时,我们就会将复杂的问题分裂为两个简化而对立的部分,并且我们通常会站在其中一个部分的立场上,排斥另外一部分,以此来“消除”复杂性。这样一来,我们会坚信自己对某件事了如指掌,并从这种心态里得到安慰。与此同时,我们过度简化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剥夺了它的丰富性与生命力。

但在恋爱关系中,我们需要容忍愤怒,有时甚至还要容忍憎恨,而不要做出破坏性的行为,在情绪爆发的时候伤害我们爱的人,这种能力让我们得以与另一个人长期维持亲密关系。这个道理也适用于我们的友谊与家庭关系。

理想化地看待一种经历,就是相信这种经历会完全满足我们,或者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

躁郁症与连续多次的恋爱都反映了一种逃避到理想心态(迷恋或亢奋),从而逃避掉无法忍受的痛苦的企图。

只有当我们从理想恋人与完美恋爱的梦境中醒来,发现与我们相伴的人其实真的不错时,我们才能拥有持久的爱情关系

我想,当我们无法忍受自己的感受时,替我们承担这些感受就成了我们所爱之人的职责(有时是个不怎么受欢迎的职责)。扛起这种负担(投射)是关爱与照料他人的一部分。

如果一个人在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真相,你却试图让他睁开眼睛,你的行为可能会让他觉得很糟糕,甚至怀有敌意,他很容易就会把你当作敌人。

如果你经常迫使他人感到内疚,那你可能在逃避自己不愿面对的令你痛苦的责任。

迷信说明我们渴望掌控这个不可预测的世界,我们渴望感到自己能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一定程度的控制,而事实上,我们往往是非常无助的。

如果我现在在这里割伤自己,我就能决定痛苦发生的时间,以及痛苦给我带来的感受。我想让痛苦持续多久,它就会持续多久。

人们结婚的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在面对妒忌、对被遗弃的恐惧等可怕情绪时,能使生活有基本的可预测性

过度依赖控制来管理情绪的人,可能看上去性情平和,或者也可能有些疏离。他们把自己的生活限制在高度结构化的框架内,几乎不允许有任何变数,从而让自己感到他们能够对自己何时会有什么感受了如指掌。

有时思考会变成一种内在的谎言,让我们远离丑陋的真相,或者掩盖痛苦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把思考当作了一种心理防御机制。

放下所有的防御就意味着对痛苦敞开心扉,发现这些年自己一直都在逃避什么

当我们的长期目标或价值感与需要即刻满足的愿望相抵触时,合理化往往会出现。我们试图用谎言掩盖我们真正的动机,或者我们行为的真实结果,从而避免需要未得到满足的痛苦。

如果父母不断地在情感上让婴儿失望,婴儿的大脑终生都会带有这种损伤,这种损伤主要体现在自我价值感及与他人建立情感联结的能力方面。

对于所有的自恋者来说,他们的目标都是独占他人的关注。因为他们在无意识中觉得自己是缺损的、丑陋的、无价值的,所以他们会要求他人关注他们,钦佩他们。

因为“失败”或不完美的代价是残酷的自我憎恨,所以他们会抵挡所有的批评,将指责的矛头转向他人。

第三部分 解除无益的心理防御

真正、持久改变的心态,始于承认这个事实:彻底的治愈与完全的转变是不可能的。只有通过充分地了解自己,发现自己有困难的方面,以及形成自己应对困难的典型方式,你才能开始成长。只有这样,你才能培养出新的技能与能力,帮助你在情绪世界中更好地前行。

做出改变的心态要求你鼓起勇气,但也要尊重自己的局限,不要逼迫自己承受无法承受的东西。

如果要在改变想法与证明自己没必要改变之间做出选择,那么几乎每个人都会忙于证明。

改变是一个持续努力的过程。真正的成长意味着接纳我们防御不依不饶的本质,接纳我们依然会对自己说谎。在成长的旅途中,我们会面对一个又一个选择:是听从自己的防御,还是努力跳出自己的习惯。我们永远不会停止做出选择。

当你觉得自己完全无可指摘,却蒙受了冤枉,用高人一等的无辜来疗伤的时候,你可能应该停下来,想想这一切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选择的能力代表了我们最重要的一种自由——一旦防御不再完全主宰我们的行为,以建设性的方式管理我们的情绪与行为的心理自由,将不再遥不可及。

当你找回真正的自我,与亲爱的人重建联结时,你往往会热泪盈眶。你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种哀伤与感恩——为蹉跎的岁月而哀伤,为现在的幸福生活而感恩。

本文地址:https://www.chuaishu.com/show/1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摘抄文章,版权归本书作者 约瑟夫·布尔戈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成长
    成长  @回复

    真正的成长是一点一点发生的,往往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